爱过不悔孩子是你的

千帆过尽,终得相守
谢衣脑残粉,沈谢本命。

这段时间一直在忙前途问题断更n久然后也没脸上lof
但是这会儿实在是有点zqsg必须上来发一下。。。
我真的是。。。有点。。蜜汁激动。。。

辣鸡叠纸,费我钱财,就不退坑,就要BB
春节限定攒了9000+钻和10券,抽了5发至少两张sr出了,卡池根本没有ssr。不抽了,剩下的元宵前大概能攒够3发,坐等我的元宵怼。
新的一年依然爱沈谢,爱赵岭吴磊两位老师。
虽然我是个没什么粉的真透明,但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情人节果然是各cp都疯狂产粮的日子。。。
每天都是情人节就好了(喂

【沈谢】这是一盆狗血(星际PARO)13

【情人节快乐,我来发糖了。

这个尺度应该不会被屏蔽吧我嚼着,单身狗已经用尽了洪荒之力。(好吧其实是写男神的车我真的心理障碍)

性格的话1.0出没,想想都觉得年轻时候的谢衣一定很温暖很让人快乐

下篇文写初七吧,三合一党不能厚此薄彼。】

轻轻浅浅的吻从额头,眉梢不断向下,最终落在唇角,沈夜这段日子紧皱的眉头都不由松了松。他本来想一手抱过谢衣再用另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衣扣,但是却差点把自己摔倒——很明显他失败了,因为已经是个青年的谢衣显然不是他一只手能够承受的重量。

谢衣低低的笑声在沈夜的耳边回响,他亲吻的动作未停,却控制不住从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声音,毕竟他的老师这样失态的样子可不多见。嘴唇上虽然感知迟钝,但谢衣还是感觉到了沈夜皮肤的温热。

啊,老师他害羞了?

这样想着,他的动作更加放肆了几分,舌尖试探性地划过对方的嘴唇,看对方没有什么动作他几乎整个人都像树袋熊一样缠了上去。但是天知道他已经长得只比沈夜矮那么一点点。被重量压住的沈夜又好气又好笑,双手揽着他滚上了床铺,并利索地将他压在身下。

两个人的衣衫完整,但都是较为繁琐的礼服。今天他们在光脑上登记了结婚信息并昭告了身边亲信之人,战争期间一切从简,所以婚礼也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家宴,邀请了如今基地上层的掌权者,待到战争之后再考虑重新筹办。

话虽如此,到底还是偷得浮生半日闲,有情人自然想要做些快乐事。

谢衣伸手推了推身上的人,顺着对方后撤的动作坐起身,开始与衣扣做起了斗争。平时制作机甲零件时万分灵巧的双手此时却好像被冻僵了一般,总是不能如他所愿。沈夜则靠在床头——他的动作很快——抱臂微笑地看自己情人难得的笨拙。

彷如实质的视线反倒让谢衣冷静了下来,他很快只留下了贴身的一层衣物,然后直接扑到了沈夜的身上,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

视线交缠片刻,两个人都不由笑了起来。虽然这般亲近早已不是第一次,但是他们总是忍不住想起谢衣还年幼时的相似场景而非情愫暗生之后的样子。

这种事情发生在洞房花烛夜实在是太糟糕了呢。

年轻人总是更主动一点,谢衣从趴转为坐在沈夜腿上,伸出手钻进沈夜里衣的领口,冰凉的手在躯体上轻轻抹过。他毫无目的的乱动,甚至为了手能够更加向下伸而越来越向上蹭。

沈夜终于在对方已经移到腹部时抓住他的手拿出来:“下去吧,太重了。”话是这么说,他眼中却噙着温柔的笑意看着谢衣,丝毫没有要推开他的迹象。

“真的重了这么多?”谢衣将信将疑,最终考虑到作为一个成年男性即使他体重标准也称不上轻,于是翻身下来。他又考虑了一秒钟,终于把自己脱了干净,钻进了被子中。

沈夜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倒是不由愣了一下。

“老师。”谢衣看着他,眼睛中闪着光亮。沈夜刚伸手摸摸他的头发,他又轻声唤道,“阿夜。”

“嗯。”应了一声,沈夜随后解下自己最后的衣物将他搂在怀里。

第一次的肌肤相贴总是让人感觉有些奇特,不太相同的体温互相传导着。不知为什么有几分汗意,不经意的碰触之后有些微的黏连。有力的手一寸一寸探索身体的各个角落,随后顺着手划过的方向落下的则是一点一点的吻咬。

有点痒,谢衣这样想。似乎和他曾经看过的影像不太一样,他又想。

沈夜察觉到他的走神,喉咙里低低哼了一声。为了更充分地表达自己的不满,便咬得多使了几分力,让谢衣猝不及防地躲了一下,又被按了回去。

“你体罚学生。”谢衣义正言辞地抗议,还未说完便笑起来。

挑了挑眉,沈夜没有说话,决定身体力行让他了解一下什么是“体罚”。

……

相拥的躯体之间仿佛缭绕着黏黏糊糊的气息,两个人此时都不想言语,只有浓重的鼻音和来不及呼吸的喘息声混杂着丝丝拉拉的液体流动声在寂静的房间中响动。

终于喘匀了气,谢衣使劲仰起头,故意舔了舔嘴唇,又抛去一个挑衅的眼神。体内蛰伏许久的东西向内挤了几分,他喉头动了动,艰难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要喝水么?”沈夜用嘴唇蹭过他的喉结,声音格外低哑。

谢衣感觉到喉咙干的似乎被粘住,他有些微微不满地在沈夜耳垂上咬了一口,才断断续续念完了一个字:“要。”

低低的笑声在耳边回响,修长的手指在他额头点了点,男人的语气中掩饰不住的宠溺:“娇气。”

居然没有反驳,沈夜有些惊奇。毕竟是自己养出来的徒弟,什么脾气他怎么会不知道,他也只是半开玩笑。

沉寂之中沈夜完成了所有动作起身下床,而谢衣都忍住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一不寻常的现象让沈夜略有一点紧张,怕是自己伤了对方,便急忙去了水回到床边。

谢衣半坐起身就着沈夜的手喝了大半杯水,沈夜看他吞咽的动作慢下来便想把水杯移开,又看他摇头,就停下了动作。

杯中最后的液体也消失了,谢衣接过水杯远远扔了出去,落在地毯上发出闷闷的响声。他一使劲把床边半倾着身的沈夜拉倒在床上,直接压了上去,又立刻接上吻。口中液体猛地灌入另一人的口腔,直到强迫对方把液体全部咽下他才退开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沈夜在突然袭击之下差点呛到,终是忍不住咳了两声。看着身上这人得意的样子,他含义不明地笑了笑,猛地起身握住谢衣的肩膀,又抬腰让两个人的身体再次紧密的结合起来。

……

谢衣做了一个久远的梦,他梦见初初与沈夜两情相悦之时他的心是如何雀跃,终于成为名正言顺的配偶时他又有多么激动。

他半掩着一只眼睛坐起身,看向身旁的女儿。

可惜今天的见面已经证明,一切早已是物非人也非。

往事不可追。

古三宣动了。
开心。
求个he(不可能的)

【沈谢】这是一盆狗血(星际PARO)12

光脑上并没有什么重要信息,只是提示属于沈夜的副通行证被使用了,而那张卡本来被交给了沧溟使用。他看向沧溟,沧溟向他笑了一下。

“到底是不是谢衣,你马上就可以知道了。”说完她又走到女孩旁边轻声安慰。

这座宫殿虽然是战后重建的,但其结构布置与谢衣长大的那座宫殿都十分相似。他婉拒了带路的要求,无视了身后负责监视的侍从,并未走向主殿,而是向西北方向走去。

这里有一座看起来十分冷清的独幢建筑,称不上是宫殿,没有上锁。在谢衣遥远的记忆里,他的童年就是独自在与这里十分相似的地方度过的。帝国的旧贵族中,夫妻各自有情人是十分正常的情况,但是上不了台面,即使是作为皇帝的私生子也是一样。话虽如此,特权阶级毕竟是不一样的,他居住在皇宫的一角,生活上却也从未被亏待过。

后来他遇到了沈夜和沈曦。

大概是冥冥中的命运使然,沈曦十分喜爱他,彼时刚刚从边境军事基地调回中央的沈夜在妹妹的请求和不知名的情绪影响下,接下了这位身份尴尬的小皇子的教育事宜。

从此谢衣的天地不再拘于这一处,他甚至很少再居住在皇宫中。皇帝任他自生自灭,他自己也更愿意与老师生活在一起,就这般过了数十年,他代在中央工作的沈夜走遍了帝国的大多数地域。他越发感受到其实普通人对帝国皇室的观感十分复杂,最终不再离开首都星,专心做一个机甲设计师。

砺罂的人体研究被发现不久后便是战争的爆发,很多贵族站在了那一边。毕竟只要他们的权势能够保持,其他人算不了什么。帝国皇室养尊处优多年,但毕竟还记得些许自己的职责——又或许还有些什么谢衣不知道的缘由吧,他并不熟悉的父兄拒绝了与砺罂的合作,也因此而死去。

一片混乱之中为了暂时稳定人心,沈夜不顾谢衣的拒绝推他即位,虽有保存的血样证明血缘关系,但毕竟他名不正言不顺,故而几乎不曾在公众面前出现。彼时所有人都知道,帝师沈夜才是真正的执政者。

后来的一切……

谢衣的身后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你回来了。”

他没有回头。

“是啊,我竟然……回来了。”

有力的手按上他的肩头,强制他转过身来。沈夜不禁冷笑了一声,心头一时涌上的分明是恨意,“你就这样不愿意见我?”

谢衣还是侧着头:“我是不愿见你。”话音未落,肩头的力量抓得更重。他阖了阖眼又睁开,清明的目光与沈夜对视,“没有必要,对我们都没有任何好处。”他感觉到肩上的手有一丝颤抖,沉默半晌,还是伸手覆了上去,不过片刻,又带着那只手从他肩上落下。

“过去的都过去了,忘记吧。”他温言道,就像是平时哄着自己女儿的语气,“沧溟女大公和你很相配,祝你幸福,老师。”

一股寒意从心底涌出,几乎冻僵了沈夜的四肢百骸。


【很短的一章,但是终于重逢了。

我马上出成绩,最早现在最迟明天,下章就是车,如果过了明天开,没过就缓几天。不过有车也没用,我是意识流的……】

【沈谢】这是一盆狗血(星际PARO)11

皇宫里发生的一切谢偃自然毫不知情。

刚刚开学没几日,学校门口还停留着不少家长。他和这些人一样等待着各个班级的班主任把孩子们带出来。还没放学,谢偃双手交叉着放在身前,有点走神。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谢偃回头,那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男人,但是谢偃知道那应该是一个经历过战争的军人。

未等他开口男人就递给他一张卡,又向他行了一礼就离开了,整个过程不超过十秒钟。谢偃低下头,那是一张出入证,正面用贵金属勾勒出一个兔子的形状。这个不起眼的甚至像是孩子玩具的出入证,却曾经在网上引起过广泛的讨论。

战后新封的贵族大多是因军功进位,因此也没有老派贵族那样自恃身份,甚至也并不在意所谓的“身份之别”。那场讨论的起因是一位新贵族家的孩子无意中看到这张卡,觉得十分可爱便PO上了网络,之后却被某不知名的人说出这其实是皇宫的门禁卡。有这张卡甚至不需要经过安全检查,直接扫描便可以通过守卫森严的大门。

谢偃虽然并不太关注这些消息,但是当偶尔出门都会听到相关讨论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星半点上心的。更何况,他是认得这只兔子的,这是小曦最喜欢的玩具,哪怕是当初失踪也陪着她一起。

他心下一紧,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继续静静地等待着。然后不出所料地等到了一脸为难和抱歉的班主任。制止了不停道歉的老师——对方认为不论如何没有把孩子交给家长而是在半强迫之下放弃反对实在是很失职的行为——轻声问道:“他们留下了什么话。”

“只说是雩风和谢伊人一见如故,所以邀请她回家看看。”班主任脸色很差,“两个孩子被侍卫提前接走了,我接到了女大公的视频通话,她说是会派人告知你。”

虽然是帝制的国家,但是特权果然已经不大行得通了,大概最终还是会走上君主立宪的道路吧,不知道是再过多少年呢。谢偃好笑地发现自己居然还会思考这些,礼貌地谢过班主任便转身回了自己的居所。

他需要好好想想。

至于女儿,他们不会伤害她的。谢偃十分笃定这一点,她和小曦真的很像,不然急于隐藏自己行踪的他又怎么会收养她。不过这样说来,在见面的那一瞬间居然无视了和小曦那样相像的女孩,而把注意力放在他的纹章上的老师,果然还是那样清醒。

……

“这是怎么回事?”沈夜此时几乎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虽然这一天他已经经历了复杂了心路历程,但是此时的一幕无疑又给他的心脏增加了心理负担。

“你不觉得她很像小曦么?”沧溟满不在乎地答道,她出身尊贵,也未经过什么磨难,即使是战争时期也顺利镇压了星域内部的反对意见,自然也不太在意旁人的想法,就这么派人把谢伊人带了回来。

这里是皇宫内部的小厅,因此也不讲究什么尊卑上下,一张圆桌上坐着沈夜、瞳、华月和沧溟四个人,而沧溟还特意准备了一个高高的座位给谢伊人,这个位置正在瞳和华月中间。

沈夜抚了抚额,看着女孩一脸警惕和紧张。他满心的伤春悲秋此时都被无奈充满了,又有点莫名的期待和高兴。

瞳饶有兴致:“确实和小曦很像,不过这眉毛……”他甚至侧身向女孩儿旁边靠了靠,想要看仔细点。

华月在女孩儿背后伸手把他往另一个方向推了推。

“你叫什么名字啊?”沧溟环顾了一圈,又试图打开话题。

“谢不悔。”女孩非常小声地说,爸爸最早以前确实给她取的这个名字,快要上学之前才去登记改成了现在的。这些人好可怕啊,她低着头使劲地揪自己的衣服。爸爸以前说不要跟陌生人说自己的真实信息,他会来找她的,一定要等他。

爸爸为什么还不来啊……

她的声音实在太小了,谁都没有听清楚。

“什么?”

复杂的情绪在谢伊人的心中膨胀,她越来越紧张越来越害怕,不得不大声喊出来发泄:“我叫谢不悔!爸爸说过别人认为他做的事情或对或错!但他都从来没有后悔!”

沈夜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我明明记得当时雩风的老师不是这样介绍的。”沧溟不确定地道。

一片寂静之中,沈夜的光脑响了。


【大家好喜新厌旧的我又厌了游戏回来了。

想象中如此带感的一幕居然这么冷淡,我果然笔残……

下章重逢,没有激动人心的场面,我确定没有。

女儿那句话源自谢衣留下的是非功过皆由后人评说那句,我记不清具体了,但是当时看到真是……百感交集了。】

笑死了。。。楚留香手游里面楚留香是赵岭配的,兰花先生是吴磊配的,然后游戏用的是兰花先生就是苏蓉蓉的设定。
我的姬友作为一个吴磊粉现在心如死灰因为她特讨厌苏蓉蓉,我无情的嘲笑了她,顺便感慨啊感觉又可以吃一波沈谢糖。
她说,不是谢沈嘛?
谢沈就。。。谢沈吧。。。。我偶尔粮荒的时候也是吃点的。。。。反正不拆。
于是我果然沉迷游戏就堕落的不想更新。

写上一章的BGM是情藏,刚好是网易云今天的日推。https://music.163.com/song?id=413188734&userid=101486361

这个歌写的是杨过。嗯,我想起我小的时候正是古天乐版神雕侠侣一直在播的时候,我看过很多很多遍。非要说我其实对那个片子记得不是特别清楚,很多情节其实也不太懂。这个歌里写了这么几句:

“我知 卿如绿萼 非我所钟 不可不舍

我知 君如川泽 一曲惊蛰 奈何奈何

我知 卿本无双 此生未能 把酒当歌

我知 风陵一见 如露如电 人生几何”

这四个妹子,其实我印象深刻的大概是陆无双和郭襄,另外两个,尤其是程英真是不大记得。

但是这个歌听着有种迷之难过,甚至有点流泪。我一直记得小时候看电视,在那个破旧的店里,郭襄听着旁人讲神雕大侠的故事,然后居然真的见到了神雕大侠。那个银面具,两鬓长长的白发,还有那个雪橇。后来她的生日上,那人送她的礼物,恐怕那是所有能满足所有女孩子虚荣心和想象的礼物。那段我看过好多遍,是近二十年后整个电视剧我唯一能在脑中复现的场景。

小时候自然是不懂得什么喜欢的,虽然听说过郭襄后来终身未嫁创建了峨眉派,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后来也听说过那句“一见杨过误终身”,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就是今天突然听到这首歌,然后想起很小的时候看过的那个雪夜,突然就觉得很难过了。除了那段,还有陆无双和傻蛋,其实我小时候是觉得那段剧情杨过挺坏的……现在想来统统觉得十分复杂,甚至不知道如何言表。

话说神雕侠侣我明明是官配党的……每次看到别人想拆散杨过和小龙女都恨得咬牙切齿……

哎现在想想,神雕侠侣里面真的是情的天下了。

【作为一个从小只看武侠剧睡前故事都是武侠小说的人,我居然完全写不来武侠梗,也真是一大败笔……】

【沈谢】这是一盆狗血(星际PARO)10

“你说,谢衣?”沧溟几乎不可置信,“你发现了什么?”

虽然同样震惊,但是华月的心情比起沧溟就要复杂多了,与沈夜同样看着谢衣长大,看他成长为那样一个出色的人;后来又心甘情愿放下那些模糊的情谊,成全那两个人。她甚至比沈夜知道的事情更多一点,也无数次思考着当初的行为是否正确。

他回来了……他终于想开了么?那为什么还要避而不见?

还未等她理清千般思绪,沧溟先半开玩笑地开口了:“那今天那个小女孩不会是他和你的孩子吧?那眉毛,一看就和你有血缘关系。难道你是通过她的姓和她的眉毛认为你找到谢衣了?”

“是那个女孩手上的机械鸟。”

沧溟把玩着手上的空茶杯:“虽然我对机械方面不太了解,但是这种机械制品不是很常见?帝国里随便一家玩具店都可以买到。”

“他的纹章我不会认错。”沈夜走到书架旁,取出一本书丢给沧溟,“他小时候看一些传奇文学,留下了亲手作品要留下标记的印象,后来就一直保留了下来。”

“这本书你可以拿回去看看。我想静一静。”

华月和沧溟一起退出了书房,走廊上静的只有脚步声有节奏地响着。两人相视一笑。

“我们也好久没有独处过了。”沧溟挽住华月的手笑道,“今天难得有机会,我与你一起去找瞳。”

“好啊。”华月温柔答道,“你别生阿夜的气,这些年他也不容易。”

沧溟另一只手把刚从沈夜书房中拿出的书摇了摇,书页哗哗作响:“我也不是生他的气……”

“恨铁不成钢吗?”

“也许吧,都说他铁血独裁,我却觉得他……本性优柔寡断。”沧溟说到这里又有点上火,“就算谢衣回来了又怎么样?帝国已经是他的了……”

华月打断她的话:“不是愚忠。”她转头看看沧溟,与她对视,“与他成婚的人,就是谢衣。”

“……”沧溟一时失语,“他……简直是疯了。”

“那些日子里,我们又有谁没疯呢?”华月轻轻笑着,“朝不保夕,却担负无数普通人的命运。所以我们谁也没拦着谁发疯。最后如果不是谢衣无意中发现了一种新的能源使用方式,又亲手设计了特殊机甲,帝国说不定早已成为砺罂创造的地狱。”

“毕竟谁也不知道时任帝国研究所所长的砺罂竟然在私下进行人体实验,甚至想用改造后的怪物颠覆这个国家。”沧溟叹口气,“不过……谢衣在镜星之战后的混乱中过世这个消息到底是怎么传出来的。”

“谁也没承认过,阿夜登基以后说的一直是失散。而且也许诺过如果谢衣回来必然让位,只不过没人相信,所以坊间传闻谢衣早被我们如今的陛下谋害了。”说到这华月不禁又笑了笑,“名正言顺在大部分人眼里就是那么重要,可是事实上,作为合法配偶,阿夜本来也有参与统治的权力。”

沧溟摇摇头,还是觉得这一切都来的不可思议。战争时期她坐镇自己的星域,对这些秘辛实在了解甚少。

“我知道的还比阿夜更多一点。”两人一路轻声谈论着已经来到了新建的帝国研究所门口——研究所其实就在如今的皇宫范围内。确认完身份以后华月又对沧溟说道,“谢衣离开,我和瞳其实都知道,只是瞒着阿夜。”

“为什么?”沧溟大为震惊。

华月没有回答她。

这个问题最终是瞳回答的。彼时他正缓缓剥下带血的手套,听到沧溟再次询问这个问题毫不犹豫地答道:“他会把自己逼疯。”

“镜星之战除了无数无辜的人,小曦也……”说到这里,华月几乎不忍说下去,最后又是瞳接过了话。

“小曦的病外人并不知晓,贴身侍女过世后是我们轮流照顾她。后来我们在疏忽下让她离开了基地,而她被砺罂的人带到了镜星,以此作为要挟。但那时计划已经制定完成,不可能停止;就算在那之前就知道她在镜星,也不可能放弃这个计划。”

“她也只是,镜星毁灭后统计的那个数字之一而已。”瞳轻声叹息。


【揭秘章。私设:小曦的病还是游戏里那种,不同的是身体可以长大,所以当外人不知情条件下是可能自己出门的。

谢衣离开主要还是死了太多无辜的人,小曦是最后一根稻草,沈夜没怪他但他看沈夜痛苦会更愧疚,他也觉得自己不适合当皇帝。再次强调小曦没死。

设定是不存在男男生子的,科技方式也是代孕这种,SO他们目前并不是很在意女儿的存在。

最后,高科技时代大家眼神都特好所以沈总可以看到小小小小鸟上的谢衣纹章。】